吉林快三破解软件|吉林快三官网投注|
翻页   夜间
5200文学 > 位面之狩猎万界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擒贼擒王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5200文学] http://www.yoyygq.tw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数百匹重骑疾驰而来,地面都在震动,城墙上所有人茫然无措,没有人认得这是异域?#27597;?#22269;家的骑兵。

    雁头脸色?#34892;?#20957;重,因为他看出前来的骑兵装备精?#36857;?#20174;对方骑兵的铠甲反光来看,应该是全套的青铜重?#20303;?br/>
    他转头朝霍安问道:“霍安,见过吗?”

    霍安是西域都护府的大都护,对西域乃至北方各民族都了如指掌,这也是为什么雁头向他请教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他仔细看了几眼,然后摇头表示?#28216;?#35265;过,但他提醒道:?#26263;?#25105;未分,千万不能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本来霍安若是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,雁头还能感激他一下,结果他没有给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,反而上来就是命令似的建议,还什么‘千万’如何如何,刻就让这位称得上年轻的雁门校尉起了不喜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雁头看向来敌,忽然喝道:“渡?#28216;?#21322;,击其中流......雁门关?#20540;埽 ?br/>
    所有雁门士卒同声喝道:“在!”

    雁头大手一挥:“放箭!”

    霎时间弓箭手同时开弓攒射,结果弓箭正好落在那大队骑兵之前,竟是一个都没有?#35828;健?br/>
    黄少宏这个愁啊,大哥了都,怪不得太尉让雁头您这个校尉监工修城墙呢,您是真不会打仗,瞎指?#24433;。?#20320;看准了在命令放箭啊,现在一个敌人没?#35828;剑?#20973;白丢了几百支箭!

    那些骑兵见城头放箭,立刻止住,似是怕了掉头竟然往来?#25918;?#21435;。

    雁头一见大喜,啐了一口:“这就怕了?乌合之众啊这是.....?#20540;?#20204;,随?#39029;?#19979;去,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要回头,霍安一把拉住他:“万万不可,他们退而?#34892;潁?#19997;毫不乱,显然是想引咱们出城去攻!”

    雁头现在最烦听霍安说话,这么多?#20540;?#37117;看着呢,你这么说就是显得比我懂呗,他猛然将对方拉住自己的手掌甩开,怒道:“你懂兵法还是我懂兵法?”

    他正要再次下令带兵出击,忽?#28784;?#21482;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瞬间犹如千斤重担压在肩上,愤怒转头见是黄少宏,当即道:“少宏你添什么乱?”

    黄少宏不急不躁的说道:“大哥,你别着急先听我说完,大哥的想法不错,出去掩杀一阵,当可破敌......”

    “哎,识货,有见地!”雁头见黄少宏赞同自己立刻咧嘴而笑。

    霍安没想到黄少宏也这么说,急道: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黄少宏一摆手,止住霍安,又朝雁头说道:

    ?#23433;?#36807;大哥,我看咱们没有必要主动出击,那些骑兵没有攻城器?#25285;?#21681;这雁门关高墙壁垒,他们累死也攻不下来啊,何必出去冒险呢!”

    霍安连忙道:“我看他们没带多少粮草辎重,必然不能久留,这次诱敌不成,不久便会退去,校尉大人三思啊!”

    本来黄少宏已经说的雁头心活,可霍安这一说话,又起到了反效果,校尉大人的火气登时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雁头朝霍安冷哼一声,然后即对黄少宏道:

    “?#20540;?#25152;言不差,不过大哥我?#25628;?#38376;校尉,负责镇守雁门的同时也有责任保证丝绸之路的安全!”

    “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骑兵忽然出现在关下,必然威胁到来往的异族客商,为兄职责所在,岂能放任他们在关下搅扰?”

    他转头又?#26263;潰骸?#38593;门?#20540;埽 ?br/>
    “在......?#32972;?#19978;士卒同时答应。

    “随?#39029;?#20851;杀敌!”雁头说完当先朝城下而去。

    黄少宏怔了半晌,忽然叫道:“大哥等我一会,我去取方天画戟,随你出城迎敌!”

    雁头大笑:“?#33579; ?br/>
    片刻之后,雁门关城门大开,雁头一马当?#35748;?#30528;撤退的敌人急追上去。

    黄少宏一手?#21482;?#25119;,一手勒住缰绳紧紧跟随在雁头马匹的侧后方。

    说到骑马这件事也?#38381;?#26159;奇怪,黄少宏成为雁头的亲卫之后,对方就曾经问他会不会骑马,他摇头说不会。

    这?#27490;?#36215;了雁头好为人师的性子,当即手把手的教导黄少宏的骑术,结果当天就不教了。

    用雁头的话来说:“你这叫不会?你这?#23567;?#19981;会骑?#24597;?#39134;’好不?#33579; ?br/>
    原来黄少宏上马之后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,?#36335;?#22312;骑术上已经千锤百炼一般,下意识的他就做出了比?#32454;?#38590;度的动作,什么倒立、空翻、马上转体、马腹藏身,?#26032;?#26031;全旋什么的......

    黄少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些,但就觉得这些动作做起来都无比简单,就和玩一样,想?#24187;?#30333;最后也只能归咎于金手?#24178;?#20102;。

    雁头不教归不教,可没有真的因此生气,还为了黄少宏能在马战上用上沉重的方天画戟,特意调拨了?#40644;?#22823;宛马给他当坐骑。

    大宛马其实就是汗血宝马,不过调拨给黄少宏这匹不是纯种,乃是几十年前?#20309;?#24093;派大将李广利远征大宛,做为战利?#21453;?#22238;大汉的那千匹汗血宝马的杂交后裔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经过?#20309;?#24093;极见成效的马政,此时的西汉军中战马都非常精?#36857;?#38500;了有大宛马与其他马种杂交的后裔之外,还有西域的乌孙天马,可以说如今的大汉根本不缺好马。

    雁头给黄少宏找的这匹战马,虽然是杂交,但毕竟是汗血宝马的后裔,神骏无比,即便驮着黄少宏与方天画戟,也奔跑如飞、风驰电掣,不是后世一般战马可比。

    城头上,霍安和老鼠都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冲出关外的雁头?#28909;耍?#24573;然前者眼睛神露出诧异之色,指着一众骑兵中的黄少宏问道:“他用的兵器是画戟?”

    提起黄少宏,老鼠?#34892;?#24471;意,就好像提到了自己的?#21448;?#19968;般,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点头道:?#23433;?#38169;,少宏拿的是赵破奴将军的?#21069;?#26041;天画戟!”

    霍安?#34892;?#21507;惊:“那可不好用啊,这方天画戟非勇猛无匹之辈不能使用!”

    关于方天画戟,后世有人认为是一种礼仪用器,没有实战价值,其实这个说法是不对的,一件兵器?#28909;?#34987;造出来就有他的实用价值。

    别说兵器方天画戟这样中间长矛两边月牙刃的兵器,就是后世的折叠凳,在?#20356;?#20013;都能变成伤人的武器你信不信!

    戟这种兵器使用者甚少,只有一侧月牙的叫做青龙戟,双月牙的叫做方天戟,方天戟杆上刻有花纹的就是方天画戟。

    因为戟在战斗时的功用比较多,用法有冲铲、回砍、横刺、下劈刺,斜勒等、横斩、截割、反别、平钩、钉壁、翻刺、通击、挑击、直劈等等。

    如此?#22791;?#30340;功用,如果力量不达、武艺不精之人使用,反而会成为自身的掣肘。

    而双月牙的方天画戟,较之一般的青龙戟来说,使用的方法更加复杂,让使用者更加难以驾驭,所以对使用者的武艺要求就更加高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历史上那些被传使用方天画戟的人,无一不是当时武?#26025;?#23574;的武将,如吕布、薛?#20351;蟆?br/>
    当?#28784;?#26377;自不量力,东施效颦之人,如水?#25353;?#20013;小温候吕方、赛?#20351;?#37101;盛,绰号起的和吕布、薛?#20351;?#26377;关就罢了,还非要用方天画戟,结果上战场就是个摆设,屁用也没有,完全?#32479;?#20102;笑?#21834;?br/>
    霍安见到黄少宏年纪轻轻,虽然之前看上去拳脚不俗,但此时上战场竟然用方天画戟,不由得?#34892;?#26367;他担心起来,认为这个年轻人?#34892;?#25176;大了,当然他也?#34892;?#26399;待,想看看对方画戟的手段。

    且说雁门关前的战事,那队异国骑兵纵马?#26438;?#25764;退,但他们好似远?#34013;?#26469;,风尘?#25512;汀⑷死?#39532;乏,又都是重甲骑行,马速并不很快。

    大汉这边俱都是人强马?#31216;?#21183;如虹,速度比那对骑兵不知要快出多少,出城之后不到片刻就已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眼看就要追上。

    黄少宏知道其中有诈,一边凝神警惕,一边高声提醒雁头当心敌方是诱敌之策,小心对方的埋伏。

    可眼下越追越近,与敌人已经快要首尾相接了,雁头眼睛都红了,感觉战功就在眼前伸手可得,还哪里?#35828;?#20102;黄少宏的提醒,只抽出腰刀大喝一句: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你小子一会放手杀敌便是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变故突生,猛然之间在这雁门关外的黄沙之下,丝绸古道两侧钻出数排异族士兵,他们手上的长矛连接了长索,此?#38381;?#36215;?#25605;?#19968;组竖起长矛,长矛上的长索绷紧立?#32972;?#20102;类似绊马索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长矛?#32454;擼?#36825;绷直的长索只针对马上的骑士,并不针对马匹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冲在最前面的雁头就中了埋伏,直接被长索从马上兜了下来,紧接着就是其他骑马的雁门士卒亦都?#36861;字姓小?br/>
    城头之上,观战的老鼠急的直跺脚:“完了完了完了!”

    霍安也是心中一沉,这修城期间雁门关留守的士卒本就有限,随雁头出击的数百骑兵一陷落,雁门关危矣!

    老鼠忽?#28784;?#25351;战阵之中:“快看少宏没事,唉,那小子不往回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战阵之中,黄少宏早就知道这?#23561;?#24773;,本来他的打算是危机时刻把雁头?#35748;?#26469;。

    结果这跑起来马速极快,事到临头他才发现,凭借自己现在的身手在纵马疾驰,遭遇突发事件的时候,也就只来得?#30333;跃取?br/>
    他画戟一抖,将那长索从头上挑了过去,结果敌人一连三道长索,将这一队数百骑兵全都拦落下马。

    黄少宏躲过第一道长索之后,单手一按马背,人已经手?#21482;?#25119;腾空而起,两脚在空中摆动一下,越过那长索?#20174;?#33853;在马背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他想?#31456;?#25481;头去救坠马的雁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异族的战鼓声响起,更多的异族士兵已经?#36861;?#20174;黄沙下面钻了出来,他们手持青铜盾和长矛,对坠马的汉军开始形成包围之势。

    黄少宏用眼睛一扫,果然就是原剧情中那群罗马士兵。

    此时第二三道长索迎面而来,黄少宏一个马腹藏身,直接快马而过。

    他用眼睛?#20260;?#30340;在罗马士兵中寻找,就见正前方本来撤退的罗马骑兵?#20540;?#22836;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如群?#21069;?#26376;,被周围众多罗马骑兵拱卫在当中,这?#25628;?#30520;深邃,鼻梁高挺,除了身上的青铜战甲与其他罗马兵不同之外,肩上还披着皮?#33579;?#26174;得傲然华贵,显然就是这只罗马兵的统率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这人?#32769;?#19982;某个荷里活?#34892;?#30340;相貌极为相似,不用说这人就是原剧情里的罗马第一勇士,大将军卢魁斯!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黄少宏双腿夹紧马腹,猛?#28784;?#25238;缰绳,用方天画戟的戟杆在马臀上一拍,这匹大宛马‘嘶律律’一声马鸣,四蹄翻飞,猛?#28784;?#31388;,直接?#28216;?#19978;来的盾兵头上腾空越过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速度陡然提升朝?#24597;?#39745;斯?#32972;?#32780;去。

    “擒贼先擒王......!”黄少宏手中画戟直指卢魁斯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敌我实力悬殊,卢魁?#24618;?#25237;给黄少宏一个赞赏的目光,并未亲自迎敌,在他身边两个罗马骑士抽出长剑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犯我地球者虽远必诛......”黄少宏本来想喊一句威风八面的口号,激发自己的?#20998;荊?#32467;果话一出口发现串?#35782;?#20102;,貌似喊了沈腾的台词,不由得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瞎喊了,双手持戟猛地一抖,那画戟‘嗡’的一声被他抖成?#40644;?#34394;影,直接朝迎来两骑照去。

    对面两个罗马骑兵虽?#28784;?#25797;长马战厮杀,却哪里见过这等手段,根本分不清那奇形怪状的长柄武器是攻向自己还是攻向同伴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只能横剑护身,打算硬接这一击。

    结果黄少宏是两个人?#40644;?#25915;,方天画戟被他双手再?#25105;?#25238;,然后横抡出去,横扫千军!

    就听见铛铛两声,三匹战马?#33391;?#32780;过,黄少宏单人独马径直杀向卢魁斯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罗马骑兵已经同时吐血从马上倒飞出去,手中的青铜剑都已经被击的变形。

    城头上霍安居高临下看得清楚,一拍城墙激动的道:

    “?#33579;?#20320;们那位小?#20540;?#31455;然有霸王之勇!”

    此时黄少宏与卢魁?#24618;?#30456;差不过数十步远,两息之后这大宛马就能跑到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卢魁斯左右数十骑同时?#21591;?#20986;战,想要拦截黄少宏,后者在与这些罗马骑士即将对上的时候,再?#25105;话?#39532;身,凭借着化劲的本事猛地凌空跃起。

    手上画戟已经荡出层层虚影,以排山倒海之势,朝身下四名罗马骑士同?#38381;?#19979;。

    但听见‘铛铛铛铛’一阵金铁?#24187;?#20043;声,?#27597;?#32599;马骑士已经被画戟上携带的巨力震得坠在马下,而黄少宏接着反震的力量,再次腾身朝前?#22336;?#36234;了数米之远,画戟如一条出水游龙,?#32972;?#21346;魁?#21246;?#20102;过去。

    卢魁斯不愧是罗马第一勇士,处变不惊,双手持青铜剑朝一侧猛劈,想将画戟隔开,同时他坐在马上微微侧身,尽一?#20449;?#21147;要将这画戟上的攻击的力量卸下。

    却不想黄少宏举重若轻,画戟使了一个巧劲,顺?#24597;?#39745;斯的力量,用画戟一侧月牙轻轻一挑,就将青铜长剑挑飞。

    黄少宏人在空中,将长戟回撤同时探手一抓,便把罗马第一勇士抓在手?#23567;?br/>
    他一手抓住卢魁斯?#26412;?#30452;接将其提起,然后顺势坐在卢魁斯的马上,两腿一?#26032;?#33145;就控制战马奔出罗马骑兵?#28216;椋?#22068;里大声叫道:“全都放下兵器,否则我立刻杀了他!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吉林快三破解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