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三破解软件|吉林快三官网投注|
翻页   夜间
5200文学 > 覆汉 > 第十七章 更觉归可喜(7k勉强2合1)

第十七章 更觉归可喜(7k勉强2合1)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5200文学] http://www.yoyygq.tw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辞曹平日专管讼事,傅曹掾想来也是言语上的好手,今日莫非是想学昔日春秋战国中的说客,纯以言语动我吗?#20426;?#38754;对傅巽的从容,关羽明显?#34892;┎灰?#20026;然,而其人身高九尺长须赤面,哪怕是坐在那里微微一哼便威势自生。“若是如此,傅君未免?#34892;?#24819;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在下说,将军这话未免偏颇。”傅巽立在堂中,面对关云长的不善,却依旧不慌?#24187;Α!?#35328;语也好、说客也好,若是说的没道理,还有人听,那便是说者阴险、听者愚昧;而若是说的有道理,却无人听,那便是说者没有自知之明,而听者骄横不可言……故此,我只讲道理,将军只是听一听,成与不成听完往后再说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这话愈发像是在玩弄嘴皮子了,故此关羽也愈发蹙?#36857;?#21807;独念在对方是公孙珣的直属曹掾没有发作而已,却?#31449;?#26159;闭口不言,静待对方解释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傅公悌正色一礼,认真言道。“先说将军的一处不安,足下刚刚说北走邯郸,离开朝歌一事,是否有卫将军忧虑将军不足以当方面的缘故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?#28784;病!?#20851;羽昂然捻须言道。“君侯说他秋后自引大军来河北……?#28909;?#27492;,满打满算,不过一夏一秋而已,而我关羽引三千兵在朝歌,自问如?#38382;?#19981;得个月?袁贼来万众,我自为君侯守之;来数千众,我自为君侯吞之!何须弃城而走?!”

    ?#30333;?#19979;想反了!”傅巽一时失笑。“卫将军哪里是担忧守不住河内?他的意思明明是担心邯郸有失,所以才想让借足下的豪勇与?#35828;?#19977;千兵去援护邯郸……这正是相信足下的统帅之能,才将此事托付于足下的。”

    关羽微微一怔,倒是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为什么一定要保邯郸,”傅公悌继续在堂中摊?#20013;?#36947;。“关将军才是领兵的将军,又在邯郸待过,如今更在朝歌坐镇多年,想来应该比我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一?#32972;?#21535;不语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杨俊见到傅巽如此会捋毛,心中惊异之余也赶紧起身相劝。“君侯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他正是忧虑审国相而看重将军的武勇才专门如?#35828;?#24230;的……而且邯郸古都,确实地阜人众,远超朝歌,更兼掩护太行,不可轻弃啊!”

    话说,关云长作为当世知兵之人,如何?#24187;?#30333;战略上的事情?#21487;踔了?#27604;杨俊懂得更多,也确实知道邯郸的战略重要性是大于朝歌的。或者说,他一开始就知道,朝歌的存在,攻击性是远大于防守性的,一开始就是为了接应公孙珣自河南方向来攻击邺城的。但如今袁绍明显握住了?#28982;?#20808;以大军展开攻势,那朝歌在攻守的大局之下,其实意义就并不是多大了。

    孤城悬于后方,三千兵,或许可以守,但?#35828;?#23432;住了邯郸丢了,又如?#25991;兀?#30495;要那样,公孙珣肯定要走河东入并州转常山或赵国啊,朝歌在这里守到地老天荒?#20540;?#24213;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所以说,关云长的这个疑虑,只是觉得弃了朝歌去邯郸,有丧家去投奔审正南的感觉,然后性格使然,天然不爽而已。而傅巽一旦反转,将他置于救援者的位置上,捋顺了他的毛,其人心里其实便已经解开了这个疙瘩。

    到此,关羽倒也不至于继续强做不满,便微微正色继续言道:“大局在前,我自然懂得救援要地的道理,但凡统兵临战必有主副之分,否则便会争权生乱……而我为振武将军,审正南为赵相,俱为两千石,彼时为战,谁主谁从?这一点君侯不言明,着实奇怪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认可傅巽之前诡辩的意思了,而傅公悌松了一口气之余也赶紧继续自己的捋毛之论:“恕在下直言,依在下来看,卫将军此处其实已经将职责划分的很清楚了,足下去了邯郸,绝不会有争权之事……实际上,两位的权责?#21482;?#27491;在这两千石之别上。”

    关羽此时已经对傅巽有了些许顺眼,言语中也多少?#34892;?#31036;貌起来,便微微抬手示意:“请傅曹掾替我详解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简单,一言即透。”傅巽赶紧俯身回礼,这才坦诚以对。“将军只是久镇地方,一时没有想明白而已。其实这些年,咱们君侯做事,多有体统,更重名实相符,地方上多军政分离,便是到了军中亦仿周礼,出而战者为军,守而卫者为师……所以说,足下是振武将军,当战而振武扬威;而审公为赵国相,当以守土之责自守其都!非要再说的细致些,无外乎是凡守必以攻先,袁贼大军至,自然是审国相守城,关将军出战,唯此方能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傅公悌真就不是捋毛,恰恰相反,其人简直堪称有理有节了,而关羽听的头头是道,也是不由抚着太尉椅之扶手昂然而起:“傅君之言,确无可?#25285; ?br/>
    傅巽闻言不仅不喜,反而避身拱手,苦笑赔罪:“蒙将军夸赞,但作为使者,本就该替卫将军把意思传达明确,并释疑解惑的。只是这两个疑惑虽然解开了,足下的另一个犹疑之处,在下反而无话可说,将艰难之事推给了将军,我又怎么好意思受夸赞呢?#20426;?br/>
    最后一个军士与百姓的话题,确实让人为难,而杨俊在旁,虽?#28784;?#26159;无奈,但其人作为本地县丞与卫将军旧属,却也不好躲开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杨季才喟?#40644;?#36523;,准备劝一劝这位振武将军的时候,却不料关云长已经兀自负手上前,然后开口对着傅巽定下方略:“另一个事情傅曹掾就不必说了,我其实已有决断!?#21482;?#35828;,此事本就只能如此处置,方能不负此心!”

    堂中众人一?#26412;?#30097;不定。

    六月盛暑,天气炎热,河北、中原,关?#23567;?#24464;扬,各处一并进入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酷热的六月,相较于中原混战中的按部就班,相较于关中的寂静无声,袁绍却?#24378;?#30528;一胜一败两次大仗,还有他本人携青兖十余郡之众北上的威势,以及一场关键时刻关键地点的倒戈献城,终于在冀州三强混战的局面中彻底脱颖而出,从而迅速抵定大局。

    回到六月初,公孙珣的信使尚未返回昌平之时,袁绍便果?#21916;?#21462;了?#40575;?#35768;攸?#28909;?#30340;建议,依旧选择召集界桥精锐,连着渡河而来的青州大军和招抚的平原士卒,当然还有他稍作休整的本部,以绝对优势兵力?#32431;?#21271;上。

    汇集了全部主力的其部大军,连战兵带辅兵,何止十万?而十万众沿着黄河旧渎两岸分为两路,呼应北上,沿途军容?#38505;讲?#20026;营,以攻城略地为主,却并无寻机决战之意。

    对此,寻不到战机的公孙瓒无可奈何,只能节节后?#24661;?#22909;在其人提前将南皮物资、军械转移到漳水以北往?#32043;?#36865;去,倒也算是轻装迎敌,从容进退,所以才没有被对方堵在漳水南岸。

    六月十二日,南皮陷落;六月十八,章武陷落;六月二十,公孙瓒在受到了昌平转达来的公孙珣?#38750;?#22238;?#26149;?#27491;式渡过漳水离开渤海往河间?#32043;?#32780;去。

    六月二十一日,伤愈而归的高览引兵渡河追击,反而再度在漳水畔被幽州?#40644;?#21453;扑一阵,好在后续兵马?#36861;?#21040;来,才没有造成更大?#36865;觥?br/>
    六月二十二日,公孙瓒引剩余骑兵经过河间鄚县退往易水时,遭遇事先分兵潜袭至此的鄚县本地人张颌引兵突击,?#20174;?#23567;败了一场。

    不过,人尽皆知,当公孙瓒平原战役忽然?#35272;?#20043;后,这些小胜小败就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天下大乱后,公孙瓒个人野心勃发后的尝试,完全到此为止。其人约两年前从一个都尉起?#36965;?#19968;年多便横跨冀、青二州,取下了两州最大的两郡,可能也是河北四州中最大的两郡,?#20174;?#22312;与袁绍正式交战后,明明表?#33267;?#30524;,然后依然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,仓促落幕。

    除了一句非战之罪,也不知道该让人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再回到六月十二日,在南皮陷落后,冀州牧韩馥便丧失了最后一丝抵抗之意,其人拒绝了长史耿武、治中闵纯?#28909;?#39046;最后一万兵据城而守的建议,转而决定接受自己一众颍川故人,也就是辛评、辛毗、荀?#21462;?#37101;图?#28909;?#30340;建议了……正式派出使者,向自己的恩主袁氏中如今最威赫的袁本初请降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韩馥在冀州,似乎已经尽力抵抗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面对着最大的威胁公孙珣,其人立即抱上了袁绍的讨董大腿;然后公孙珣西征,袁绍试图强占冀州派出的支援部队,这位韩冀州?#20174;?#36865;上了州中名将潘凤去整顿,试图夺回部队;后来袁绍正式大举北上,?#32456;?#28165;河,他也果断撕?#23631;?#35797;图夜袭……只不过,所有举措最后不是失败就是起了反作用而已。

    到了建安元年的六月这个时候,其人只有一万残兵,四个郡的地盘也被?#32456;?#30340;只剩下一个魏郡、半个安平。那么,作为一个基本上可以说是无兵无将无官无吏之人,面对着昔日?#25163;?#34945;绍的十万大军在侧,以及无数颍川故人的劝说,此时投降似乎也真的已经是他唯一选择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至于太过苛责!

    不过,这两年真正在邺城呆着的人却都知道,这个人如此下场早在一年多前便已经决定了。

    当时正值讨董,刘惠和沮授其实是先后暗中进谏过韩馥的,都?#26114;?#25991;杰亲自提兵向南,以对董卓,而不是将兵马军械给袁绍,自己干坐邺城……但却被韩馥给明确拒绝了。而从那以后,刘子惠、沮公与二人便再也没有劝过对方,全程冷眼旁观至此。

    道理是很简单,冀州这个地方虽然极为富庶、发达,却不是什么?#38382;?#20043;地,更兼卡在两强之中,形势反而很差,而乱世当中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所以想要真正立身,冀州这里的?#23631;?#21807;一出路便是主动打出去!

    而韩文杰哪怕当时只能掌?#36134;?#20010;郡,也足以称之为天下一等一的诸侯,是有条件出去的!可其?#35828;背跫热?#36873;择了龟缩,便注定了是今日这个结局……多一些少一些戏剧性,无足?#39029;蕁?br/>
    甚至后来的那些举措,讲实话,在沮授这些人看来,只是?#30342;鏨送?#32780;已,还不如一开始就选一家投?#30340;兀?#20063;省的今日难堪!

    但怎?#27492;的兀?br/>
    乱世头两年,正是大浪淘沙之际,本来就是这种人被时代密集淘汰的时候。

    两年前,近四十?#20998;?#20399;讨董,加上董卓本人,还有刘焉、韩遂、马腾这些人,天下割据者何止四十?

    然而短短两年内,死的死、亡的亡,败的败、逃的逃,强横者如董卓,软弱者如韩馥,无能者如刘岱,善战者如公孙瓒,走运的如孔融,倒霉的如鲍信……该?#39034;?#30340;都?#39034;?#20102;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能剩下来的,无外乎是这么几类。

    如士燮、刘焉靠着地理偏僻,偏安一隅;如刘表、陶谦能安抚、震慑一州上下;如刘备、曹操、孙坚大部分时间在于依附强者以作缓冲……剩下的,就是公孙珣与二袁了。

    被曹孙刘三人还有刘表?#40644;?#25171;得节节败退,短短两月就已经失去了半个汝南、一个九江,甚至连南阳都失了几座城的千年奇葩袁公?#38750;也?#25552;……公孙珣和袁绍这两个人,却已经实际上沿着整个黄河流?#39053;?#20063;就是此时公认的汉文明最核?#37027;颍?#24418;成了数千里全线对峙的惊悚场面,而且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预见到,双方将会在毫无遮拦的河北平原上,上演一出决定整个华北命运的全面对决!

    甚至?#34892;?#32874;明人都已经因为天时、地理的缘故,而具体看到,以秋后三辅、河北、中原粮食入库为线,袁绍将要先攻,而公孙珣将要后攻,战场必然爆发于邯郸、邺城之间……用公孙大娘的话说,这就好像回合制游戏一样,莫名契合。

    而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战事将至,六月下旬,在袁绍即将回军之前,邺城南面的魏郡与河内郡交界处,?#26149;?#28982;出现了一大股多达数万人规模的迁移人?#28023;?#20013;间甚至还?#24615;?#30528;旗号?#38505;?#38431;列清晰的数千士卒……且?#38405;?#24448;北,正一路不停。

    邺城之中,韩馥刚?#36134;统?#20102;自己的印绶,闻得城外是非,却是干脆举?#20381;?#24320;官寺,躲入到了昔日中常侍赵忠的旧宅,以此来作推辞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更兼情势?#24187;鰨?#22478;中各方人也是茫然,便只好?#36861;?#32858;集起来去寻魏郡太守粟举。而粟举呢,虽然是城中唯?#28784;?#20301;两千石,可如今邺城即将?#23383;鰨?#34945;绍将至未至,韩馥将走未走,又如何?#31859;?#20027;?

    不过,其?#35828;?#24213;是一任两千石,心里如何不懂?便当即伸手一指,将邺城还有周围几座支城中最后一万兵马权责指给了辛评、郭图等一众颍川人……然后自回舍中午休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辛评?#28909;?#27714;的就是如此!

    不过,兵权事权到手后,未?#26085;?#20123;人去搞清楚怎么回事,很快就有人主动上门报信来了……有骑士直逼邺城城下,然后临城喊话,说是朝歌百姓闻得朝廷叛逆袁贼即将至魏郡左近,为避兵祸,扶老携幼,准备往赵国而去……还说要邺城城中官吏准备粮?#22330;?#24341;水云云。

    这话未免?#34892;?#35753;人难以置信,但随着哨骑飞马来报,说是北面邯郸忽然派出了数千兵马往南而来,似乎要与南面来?#35772;?#21628;应,邺城中的众人这才相顾失语,确认了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这一定是朝歌关羽与邯郸审配听闻邺城?#23383;鰨?#20415;驱赶百姓,以图浑水摸鱼,?#27809;?#20599;城!”回到空荡荡的官寺内,众人甫一落座,郭图便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卫将军不会作出这种事情。?#26412;?#25480;虽然不是颍川人,此番没有决定权,但作为被袁绍点名要信重挽留之人,话还是说的上的。“天下各?#20998;?#20399;,待民以宽者,首在卫将军,如在下所?#21916;?#38169;,此番恐怕是真的自发迁移……”

    沮授近乎确定性的判断,立即让原本想说话的辛评、辛毗、荀谌?#28909;?#19981;好开口了……他们这些人,立场摆在那里,都是袁氏故吏,都是颍川出身,也是之前?#26114;?#39333;投降的主力,大战在即,这时候让他们附和沮授说卫将军如何如何,就很?#28784;?#24605;了。

    但偏偏他们在邺城也都旅居了一两年,对沮授的才能、智慧是绝对信服的,所以也都不好轻易反驳对方。

    “卫将军或许不至于如此失体统,但那个关羽呢?#20426;?#21807;独郭?#36857;?#34987;?#35828;?#38754;驳斥,对方又是个区区冀州本地人,?#24187;?#25239;辩起来。“不能是这个关云长独自为之吗?隔着千里之遥,卫将军还能知?#26469;说?#23454;情不成?而且在下之前在河内许久,素来知?#26469;?#20154;,乃是个骄横武?#39053;?#27827;东一囚徒出身,却敢?#24597;?#39537;赶我家主公派往朝歌的军吏,以至于?#28216;?#35752;董大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云长在朝歌多年,?#26412;?#25480;难得正色。“我等本地人也尽知,其人傲上而悯下,若论爱护百姓,其人更甚!而审正南也是个清白刚直之人,绝不会帮着关云长作假的!更不会驱民而偷城!”

    郭图心中冷笑,刚要出言再?#25285;?#21364;不料就在他自己身后,忽然有?#35772;?#34892;嗤笑起来。其人声音虽然轻微,但在周围绝大多数人都闭口不言的情况下,倒也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而郭公则回头一看,也是?#34892;?#26080;奈,原来发笑之人竟然是他的远方同族,唤做郭嘉郭奉孝的,其人刚刚成年加冠不久,素来无行,而此番颍川士人陡然夺了此城政权,搞了个联合?#20179;危?#27491;缺人手,便也顾不得太多,也将他唤来办事议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足下可有见教?#20426;本?#25480;见是郭图身后之人,?#28784;?#20026;是在嘲讽自己,也跟着冷了?#22330;?br/>
    ?#23433;?#26080;见教之意。”嘴上毛都没长齐的郭嘉扶剑睥睨左右道。“只是好奇,?#36877;?#19982;沮从事如此争执,以至于面红耳赤……到底是为什么?#20426;?br/>
    郭图扶着双膝,沮授微微捻须,俱皆?#34892;?#24594;气,然而二人刚要开口驳斥,?#20174;制?#40784;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话说,二人此时才醒?#39053;鹿?#20851;云长是携民北走,还是驱民偷城,他们不都是要闭城严守的吗?

    不然呢,难道还有第二条路可走?

    哦,袁绍不在,莫非有人还想连着老百姓?#40644;穡?#25226;那三千兵偷袭掉?脑子抽了吗?这个官寺里,谁能开这个口,谁敢下这个令??#28784;?#23478;门名声了?

    至于开门?#22303;甘场?br/>
    总之,周围聪明人有一个算一个,也都渐次醒?#39053;?#28982;后尴?#38382;?#35821;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了。”而?#40644;?#20196;人尴尬的沉默之中,倒是辛评腆着脸出面提出了个中肯的建议。“?#24187;?#24448;周围三个支城派出人去,以慰劳部队的名义监?#35762;?#38431;闭城自守?#28784;幻?#20063;可以派出使者告诉关羽,坦诚一些,我们许他从城下从容而过,但粮食着实不能与他。”

    众人?#36861;?#39060;首,?#20174;?#19968;时间不知道?#38376;?#35841;去当使者,谁去分管邺城周边三个小城的防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别的地方倒也罢了,但是这官寺里的人,还是大概知道关羽这个人的脾气与能耐的……虽然讨董乱后没有闻名天下,但其人黄巾之乱中可是颍川、河北都往来过的,也算是知名一时,而?#22812;?#23385;珣当日讨董,除了一个公孙范,也就表了两个将军号,可见其人对这位关羽的信任与倚重。

    那么回到眼前,想想就知道了,这要是派个冀州人去,那关云长?#24187;?#30524;睛,来个‘背主之贼,人?#35828;?#32780;杀之’,然后一刀给剁了怎么办?

    要是派个颍川人去,那就更直接了——‘附逆之辈,杀之理所当然’!

    又怎么办?

    而?#36965;?#19977;座小城中,别的倒也罢了,最西面的污城,离得很远、隔着两条不大不小的河之余,偏偏又极有可能是关羽渡过污水,汇合邯郸援军的地方……虽然说大家也都明白,只取一座污城是没有什么意义的,但是万一关羽?#37027;?#19981;好,或者干脆为了将来战事,干脆想拆了污城呢?

    那污城守将,怎么个说法?会不会也剁了?!而且就算是能活着回来,这袁车骑马上就要来了,你先弄?#28784;?#24231;城又怎么说?

    总之,这真不是一个好差事,但却偏偏得有人去做。

    “使者得找个无足轻重的,”官寺里都是聪明人,譬如荀谌很快便总结出了这两个?#25628;?#30340;最大要求。“让关云长不放在眼里最好;污城那边得找个稳重的,不然不好守城,也不好应对突发之事……诸位谁去啊?#20426;?br/>
    沮授等冀州人,还有之前州中有职务之人,自然是闭目养神,反正掌权的是颍川人,轮不到他们这群冀州人去冒险。实际上,州中很多官吏此时都还对韩馥奉上印绶一事极度难?#36234;?#21463;,据说不少人暗中还有谋划……这个关口,能来这里说话的,其实都算是不错的了,辛评、荀谌?#28909;?#20063;知道不能再?#39068;?#20123;人往外推了。

    “奉孝去做使者如何?#20426;?#21448;一?#26080;?#23596;的沉默中,忽然间,荀谌身后一名二十七八,面如冠玉,神采清明之人轻声开口,却正是前黄门侍郎、守宫令,荀氏这一代最出众之人,荀彧荀文若。“然后在下去污城劳军如何?#20426;?br/>
    荀谌欲言又止,周围人也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吧!”倒是曾与荀彧?#40644;?#22312;阴德为颍川太守时同堂为吏的郭图豁?#40644;?#36523;,一口应下。“不能让人说我们颍川士人没有担待……文若与奉孝担此重任,想来总可以服众了吧?#20426;?br/>
    众人?#36861;?#26080;言,只能以此为?#36857;?#28982;后又议了两个去九侯城、武城‘劳军’的?#25628;。?#20415;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其中,荀彧走的最慢,但甫一出堂,烈日之下,其人便被候在堂前的自家兄长荀谌给匆匆?#30333;?#20102;:“文若,你何必亲自冒险?而?#20063;?#26159;说好了吗,大势所趋,我先出来应付一下,等袁本初?#35828;?#20102;,咱们好好观察一二,再论其他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乱世当中,这种事情躲不掉的。?#36991;?#24423;立在堂前,微微对着自家兄长笑道。“哪里能不让人冒险呢?至于为何去污城,也只是一时好奇,想?#32431;?#20851;云长到底是携民北归还是驱民偷城而已,兄长不必过虑。”

    “奉孝不是都说了吗?这种事情没有区别……?#36991;?#35852;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奉孝说的不对。?#36991;?#24423;喟?#28784;?#22836;。“?#34892;?#20107;情对?#34892;?#20154;是没区别的,但?#34892;?#20107;情对于?#34892;?#20154;却是?#40575;?#26681;本……兄长不用过虑,我觉得关云长未必会杀人,便是真杀人,也是奉孝?#20154;溃?#20182;死了,没人报平安与我,我躲开便是。”

    荀?#21149;?#26159;无奈,半是好笑,只能转身而走,但走不了?#35206;剑从?#35265;到郭嘉正扶着腰中长剑好整以暇的立在堂前一处大树后,俨然将之前荀彧的玩笑听得一清二楚,却不由愈发摇头不止,然后兀自走开。

    荀彧不慌?#24187;Γ?#32487;续往前来到树下,对郭嘉出现在此处也丝毫?#28784;?#20026;意,似乎早就看到一般,只是微微拱手赔礼:“奉孝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若兄不必解释。”郭?#25105;皇址?#21073;,一手掩鼻而言。“我本就是想去见识一下卫将军麾下?#23435;?#30340;,之前去邯郸只见到审正南,还未曾见这关云长呢……而?#20197;?#35828;了,?#20063;?#25552;我?#23545;度?#30475;老百姓形状,就能知道这些人是被驱还是自发迁移,便是真倒霉被活剐了,也一定先派个人报个假平安,骗文若?#33267;?#22312;污城,将来与我一同共赴黄泉……?#28909;?#27492;,又有什么不甘的呢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?#36991;?#24423;一时失笑。?#26263;?#26159;我?#24179;?#38169;了,?#21019;?#19981;知奉孝如此阴险……但你?#28784;?#25513;鼻了行不行?我知道夏日熏香混着汗气不好闻,回去便扔了香?#26131;?#34892;了吧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现在便?#24433;桑 ?#37101;嘉恳切言道。?#30333;攀的?#38395;,一刻都难忍!再说了,之前你引着我们从颍川逃难至此,路?#21916;?#26159;都没用吗,?#28784;?#26080;?#35772;?#24323;你?如何稍微安顿下来,又要熏香?还偏偏买?#40644;?#22909;香,只能买劣香!如此劣香加汗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而已。”斑驳树影之下,荀彧低?#26041;?#24320;自己的香?#36965;?#23558;其中之物倾倒完毕,然后一时幽幽感?#23613;!?#20960;十年的习惯,怎么可能轻易改的掉呢?人生于世,本心定于少年,岂是虚言?#20426;?br/>
    ————我是习惯成自然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汉末荀彧,伟美有仪容,与?#25628;?#22914;沐春风,又好熏香。故常曰:‘荀君至人?#36965;?#22352;处三日香。’”——《世说新语》容止篇

    ps:为了章节完整性,?#31859;?#21320;休?#24597;?#22909;的……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?#21364;?
吉林快三破解软件